防腐胶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防腐胶带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手机定位服务是否损害公民权益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8:21:41 阅读: 来源:防腐胶带厂家

公司用手机跟踪业务员

小周是武汉市一家商贸公司的卖场业务员。每天上午9时,他都要从位于武昌徐家棚的公司出发,赶往汉口四家超市巡查产品销售情况。中午,公司主管会打电话给他,询问情况。但从上个月起,小周很少再接到主管的查询电话,还被增派了两个卖场的巡查任务。

“昨天,我找到主管抱怨,一天之内要跑完6家超市,时间实在是太紧了。可主管却反问我,上周四的下午2点到4点在哪里?是不是在家休息?当时我就懵了,他怎么搞得这么清楚。一问同事,才知道自己的手机被公司定位了。一想到每天行踪都在主管的监控下,就觉得特不自在。”

前不久,公司为小周和20多位业务员统一办理了新的手机号,要求大家上班时间必须使用,方便联系。机灵一点的业务员很快就发现,这些手机号全都被公司申请了手机定位服务。主管只要轻轻点击电脑上的定位软件,就可轻松地查到他们的位置。

“只要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,主管就会追问我们具体事宜。”小周无奈地说:“手机成了随身跟踪器,感觉没什么自由了。”

有哪些人申请定位服务老板、夫妻和家长

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介绍,目前办理手机定位服务的客户主要是公司老板、夫妻情侣和子女家长。

他说,为了详细掌握外派员工的动向,不少公司针对销售人员、客情人员等办理了群组手机定位服务。出现情感危机的夫妻和情侣,也有不少求助于手机定位,追踪另一半的日常动向。此外,还有一些客户是为家人办理该服务,例如父母患有老年健忘症,儿女调皮逃学等,都可以通过手机定位,随时掌握他们的方位。

奥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现场演示手机是这样被定位的

经人介绍,记者来到位于武珞路亚贸广场B座1288室的武汉奥发科技工程有限公司,该公司开通了手机定位网。

该公司市场部经理黄小姐接待了记者。据她介绍,武汉的手机定位服务早在2003年就已出现。从最初的短信定位服务,到现在的卫星定位系统,其精确度大大提高。

她说:“你如果要申请手机定位服务,请报出需定位的手机号码,公司服务器随即会给该号码发送一条告知短信,对方回复短信表示确认,定位功能就能开启。”

记者就业务员小周的经历问道,既然需要经过机主确认才能开启定位功能,为什么小周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手机被公司申请了定位服务呢?

黄小姐解释:“很有可能是那家商贸在给业务员发放手机号前,已经完成了短信确认。”她说,也不排除不正规的公司通过非法手段,获得被定位机主的确认。

黄小姐现场演示了手机定位的全过程:“我现在输入父亲的手机,发送到09110。”说着,她按下了发送键。不到5秒钟,黄小姐手机就来了一条回复短信:“机主在鲁巷广场和鲁磨路一带。”

有人在网上推销手机定位服务 声称能让机主不知情

记者了解到,也有人在网上推出了手机定位的服务项目。据称,办理此项服务后,监控者只用发个短信,就能轻松掌握机主的方位,误差范围在200米之内。

“只要是有效的手机号码,均可以成功定位。”通过网络搜索,记者与汉口青年路某科技公司的业务代表钱先生取得了电话联系。

钱先生介绍:“一部手机可同时监控25部手机,服务费6800元。我们能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实行定位。”

当记者提出去该公司见面洽谈时,钱先生马上警觉起来,拒绝透露公司地址。他说:“如有诚意,先往公司账号里打订金,再见面。”记者再三追问地址,钱先生却挂了电话。

手机定位如果没有征得机主同意 律师:侵犯了个人隐私权

湖北金卫律师事务所刘少华律师称,手机定位如果没有征得对方同意,就侵犯了个人隐私权。

刘少华说,我国目前还没有专门针对手机定位服务的相关法律法规。根据《民法》相关条例,除公安机关外,个人或单位在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手机追踪和监控,侵犯了他人的隐私权。只要证据确凿,被监控者有权利要求精神赔偿。

湖北省通信管理局市场监管处负责人张云峰说,如果有服务商不经过机主确认便开通定位系统,侵犯了机主隐私权,通讯管理局无权干涉,至多只能协助公安、工商等部门进行查处。

记者了解到,不少被定位者明知被侵犯个人隐私权,但大都不愿站出来维权。个中原因,一是害怕丢掉工作,二是不愿公开此事。目前,武汉还没有因为定位侵权而引发的索赔案例。

高科技手段与公民的私权利

刘鹏

每一个公民,只要不触犯法律,都有权利在禁区以外的国土上自由自在地游走。但是,一旦手机被人定位,这种游走带来的自由自在的感觉,也就在很大程度上被破坏了。

曾几何时,跟踪,还是我们只能在电视电影中看到的惊险情景,而现在,我们悚然发觉,高科技的手机定位技术,能在我们知情或不知情的状况下,轻而易举地把我们“锁定”。

购买手机定位服务的人,都有着自己认为十分充足的理由:我有权利掌握员工的行踪;我有权利掌握伴侣的行踪……可这样的权利,在大多数情形下,却有可能对当事人的私权利造成损害。

从记者调查的情况看,正规运营商与地下公司不同的一点在于,开通这样的服务,前者需要当事人的确认,后者则声称“能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实行定位”。

就表象而言,正规运营商的做法尊重了公民私权利,但往里深究却不尽然。确认程序,因其强制色彩难以避免,依然可能损害到公民的私权利。

试问,除了确实需要定位服务的老人和孩子外,又有谁心甘情愿地被他人随时随地锁定行踪?业务员小周肯定不愿意,可他没办法抗争,他只能确认,因为抗争会丢了饭碗。换作你,当你的“另一半”要求定位你的手机,你为了夫妻关系的大局,或许会忍气吞声地答应,可心中能不泛起被侵犯的感觉吗?

在以法治为根本标志的现代社会,公民的私权利应该得到充分的制度保障。当类似于手机定位这样的高科技手段,即便在现有制度框架内合法行使,依然可能损害到公民的私权利时,社会就应该正视,就应该拿出有效的办法加以强有力的规范和制约。

口袋妖怪重制安卓版

御剑连城手游破解版

疯妖记破解版